bet36体育在线_bet36体育备用网址--投注*平台

吕蒙正的格调

来源:西安日报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雷莹 2021-04-15 09:01
分享到:

  □王佳

  对读书人来说,北宋是一个美好的朝代,文采风流,科举公正;只要真的有文学或者考试方面的天赋,不愁不能出头。相比之下,唐时的李贺、贾岛就要郁闷多了。

  那时候,河南有一位贫困孩子,他叫吕蒙正,从小节衣缩食,饥寒交迫。他的父亲吕龟图,是皇帝跟前记录起居的文官;此公官职虽然不显赫,但是内眷很多,纳了不少小妾。夫妻感情不睦,最终吕蒙正和他的母亲被赶出家门,漂泊于街头,无处谋生,只好在寺院寄宿。吕蒙正每天听到寺里的钟声响起,便拿着钵子到饭堂乞讨盛饭。可能是去的次数多了,个别小肚鸡肠的人想要揶揄他,故意在吃完饭以后再敲钟。待吕蒙正母子前去的时候,就只有一些残羹剩菜了。这就是俗语“饭后钟”的来历。

  某年除夕,吕蒙正家已无余粮。他饿着肚子,并没有自怨自艾,写了一副数字对联,用精神食粮来填饱空虚的肠胃。上联是“二三四五”,下联是“六七八九”。横批:南北。上联缺“一”,下联缺“十”,谐音即为“缺衣少食”,横批“无有东西”。据晚年的吕蒙正自述,他年轻时候行走在伊水之畔,看到有人卖瓜,实在想吃但身无分文,只好怅然地跟在车子后面。大概是上天看到这个穷困潦倒的读书人实在可怜,就让卖瓜人“偶遗一枚”,吕蒙正捡起这个西瓜,百感交集地吃了下去。

  就这样,吕蒙正尝遍人间冷暖,见识了世态炎凉,依然坚持读书、勤学好思,在太宗太平兴国二年高中进士,从此平步青云,最后当上了中书侍郎兼户部尚书、同平章事,监修国史。

  可能是年轻时候确实受苦多了,晚年的吕蒙正变本加厉补偿自己,生活可以称得上奢侈。他最喜欢吃鸡舌头,每顿饭都要用鸡舌头来做汤。吃了一段时间,有一天吕蒙正去花园游玩,忽然看到墙角有一个毛茸茸的垛子。手下人说:“这些都是被您吃掉的鸡。”吕蒙正说:“不可能吧,我哪里吃得了这么多?”那人反问道:“鸡只有一只舌头,能够多大?您做一顿汤要用多少只鸡,您吃了多久了?”吕蒙正“黯然自惭”,自此坚决不吃鸡舌头。

  当然,吕蒙正并不是个昏庸的吃货。历经人世历练,他的宰相格调日渐凸显。首先,他不念旧恶。当上参知政事(宋时官职,即副宰相)以后,有些老资格的官僚知道他年轻时候的流浪经历,就在政事堂的帘后说:“就凭这种人,也能当上参知政事?”吕蒙正左耳朵进、右耳朵出,装作没有听到,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。和他同行的人却忍不住了,鼓动他去追查那人是谁。吕蒙正摆手说:“算了吧,知道是谁说的,反而终生难忘,一直要怨恨他,双方都惴惴不安,还不如不知道!”其次,他并不媚上。有一年上元节,太宗宴请群臣,席间其乐融融。太宗忍不住说:“京城现在如此繁荣,是我治理得好呀!”岂料吕蒙正并不附和,正色道:“圣上所在的地方是天子脚下,这里都是生活还过得去的人。那些偏远地区的贫民,怎么可能也如此生活?希望关注!”

  一个人的经历,是时代命运的缩影。吕蒙正潦倒时乐观,富贵时奢侈又能及时悔悟,不欺同僚,不媚君上,令后人钦佩。

阅读下一篇:没有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