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6体育在线_bet36体育备用网址--投注*平台

五颗糖

来源:西安日报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雷莹 2021-05-27 12:14
分享到:

  □崔立

  奶奶说,你们一起去买点吃的吧。

  奶奶给了我二角钱,崔卫涛眼巴巴地看着;奶奶是我的奶奶,不是崔卫涛的奶奶。我擦了把眼眶边残余的泪。十几分钟前,我爸揍了我。哭声和打屁股的声音一样响亮,奶奶从另一个屋冲了进来。我爸说:“妈,你别管。”奶奶说:“我不管谁管,我就这一个孙子!”奶奶再次把我解救了,又唤来后屋的崔卫涛。崔卫涛是我的小伙伴,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,比我大两个小时。

  解放河桥的桥畔下,有一家供销社。以前,外婆的二姐夫还在这家店上班,我叫他施家公公。崔卫涛跟着我走进店里,使劲盯视着我手上的钱。崔卫涛总说:“你奶奶对你真好,好羡慕你。”我呵呵地笑。这根本就羡慕不来的,好不好?崔卫涛还有个堂弟,叫崔卫星,比他小五六岁。有两个孙子和有一个孙子的奶奶肯定不一样。最重要的是,崔卫涛的奶奶在几年前就已经过世了。

  我用那二角钱买了一盒水果糖,里面有五颗糖。我往嘴巴里塞了一颗,给了崔卫涛一颗。崔卫涛也往嘴巴里塞,眼睛还看着我手上的水果糖。崔卫涛说:“我陪你走了这么长的路,你应该大方些,再给我一颗。”似乎,崔卫涛说得有道理。很快,我和崔卫涛各吃掉了两颗,剩最后一颗了。崔卫涛又说:“最后这颗糖,你也应该给我。”我说:“为什么?”崔卫涛说:“你有奶奶,而我没有了。”我说:“对,但那又怎么样呢?”崔卫涛说:“你奶奶是不是还会给你钱、给你买各种好吃的?”我一下明白了崔卫涛的意思,把那颗糖给了他。崔卫涛没有吃,把糖放进了口袋里。

  一晃经年,我和崔卫涛都去了上海。在我谈定女朋友、准备结婚时,找到了崔卫涛。崔卫涛在上海浦东开了家房产中介,五六平方米的小门面房,伙计和老板都是他一个人。

  崔卫涛表示出了足够的热情,把我和女朋友请进了屋,又倒了两杯热气腾腾的茶水。崔卫涛说:“你马上要结婚、买房了,祝贺你!我是想都不敢想。”一番寒暄后,崔卫涛直奔主题:“你们准备买什么样的房?”我说了我的价位和需求。

  崔卫涛说:“有套两室一厅的房,非常好,价格也实惠,本来我还想留给自己买呢!”又笑着说:“可惜我买不起,只能说说而已了。”崔卫涛带我们去看那套房。小区门口七八条公交线路四通八达,300米外是即将通车的地铁6号线,小区内的绿化、干净的楼道乃至屋内的布局,都令我满意。两个房间都朝南,在阳光的照射下特别亮堂,一间将来可以做我们的主卧,另一间做孩子的房间,双方父母过来也可以住……

  谈中介费时,崔卫涛坚持要5个点。我说:“中介费不是2个点吗?”崔卫涛很坚持,说:“因为我没收卖房人的中介费,这钱就该你们出。”我说:“那也不该是5个点呀!”我们争得面红耳赤,一点不像从小玩到大的好伙伴。崔卫涛说:“你看你都有钱买房了,而我什么都没有,让你多出几个点又怎么了?”

  说话间,崔卫涛突然笑了,笑得我莫名其妙。崔卫涛说:“这房,你是真不能买。”我说:“为什么?”崔卫涛说:“一个多月前,这里发生过刑事案件,死过人。”又说:“你难道对这房低于市场价那么多,一点怀疑都没有吗?”我和女朋友面面相觑,倒还真没想那么多呢!崔卫涛拉开抽屉,翻出一张报纸给我们看,一张大幅照片和对应的一段文字,确实是那套房无疑。我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崔卫涛说:“我这样做的本意,是希望你能多个心眼,不然在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中很容易上当受骗的。”他又说:“适合你们的房,我早帮你选好了,也在那个小区,房型一样,价格略高一点点。不过,我想你们一定会满意的。”崔卫涛还卖了个关子。

  签合同那天,崔卫涛坚持不要中介费,那个卖房的人看得羡慕不已。我说:“你也是开门做生意,不能不收啊。”崔卫涛说:“中介费你早就给我了,你忘了?”又说:“那颗糖,我甜到现在呢!”崔卫涛忽然做了个给糖接糖的动作。

  回去的路上,我把多年前五颗糖的事说给女朋友听,讲得自己心潮澎湃。

阅读下一篇:没有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