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6体育在线_bet36体育备用网址--投注*平台

首页  / 区县

十字路口有位缓堵保畅的“孺子牛”

来源:西安新闻网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赵随 2021-05-30 14:35
分享到:

  2021年5月28 日上午8时许,早高峰时段的纬二街十字,交警雁塔大队长延堡中队副中队长刘耀伟亦如他19年前第一次来这个十字执勤时一样,打着手势,吹着哨子,全力保障南北中轴线的畅通。在这个十字路口,他目睹了城市的变化和交通的发展;这个十字路口,也见证了他数年一日为缓堵保畅甘做孺子牛的岁月。

  19年风雨相伴十字路口

  1996年从警,2002年从特警队调任交警雁塔大队,刘耀伟自己也没注意到,他守着纬二街十字已经站了19年。

  这些年,他亲眼目睹着路越来越宽,车越来越多,早高峰越来越早……“我们这个路口北承小寨十字,南接电视塔盘道,早晚高峰,长安南路通不通,就看这三个点。我这里如果调度、疏导的好,小寨十字和电视塔盘道压力就会小很多。”刘耀伟说。

  “2203,长安南路车流量较大,请加强疏导!” “收到,马上安排!” “2203”是刘耀伟的电台呼号,在工作时呼叫他,总能第一时间收到回应。“小刘,到十字西边去,先放行东西车辆,南北车辆稍微掌握下节奏,北边压力有点大。”说罢,他自己也走向十字中间的指挥岗,停止、通行、等待、右转……一连串交通手势打下来,清晰标准、干净利落。嘈杂的早高峰,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,在他频繁的哨声和不停移动的步伐中,竟也井然有序、一路畅通。

  这些年,他从普通民警成为中队长,但却一直没有离开十字路口,他说:“我们交警是公安队伍中的专业警种,实际工作中积累的小经验有时能解决大问题。我的经验,在马路上更能发挥作用。”

  面对越来越高的汽车保有量,如何在硬件不变的基础上提高十字路口的通行效率?在充分调研后,刘耀伟结合实际,带领中队民警科学制定了辖区重要十字路口的交通秩序方案,从人员分工、指示标志,到管制分流、车辆引导、将信号灯配时精准到秒, 事无巨细。

  西安第一个“非机动车二次等待区”就出现在纬二街十字,这个等待区的应用,让十字路口的通行效率提升了30%,科学的标线和引导成了他解决问题的突破口,辖区交通秩序压力大为改观。

  带着感情的执法最能打动人心

  作为常年在一线执法的交警,刘耀伟坦言,路面上最难管的是违法停车、两三轮非法营运,行人违法等顽疾,虽然反复抓,但仍然易反复。

  2020年“创文”期间,刘耀伟包抓纬二街十字文明交通示范路口,严格纠正行人、非机动车闯灯越线交通违法,引导违法人员观看警示教育视频、参与体验执勤……每天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,连续60多天没有休息,将这里的违法行为降到了历史最低。

  2019年,在“黄标车”淘汰治理工作中,刘耀伟主动请战。当年夏天,为找一辆“失联”的砼罐车,他白天辗转4S店、保险公司、修理厂,“地毯式”查找车辆及车主信息;夜里通过查询车辆违章、交通事故等各类关联信息寻找线索,终于从多次车辆交易中确定了实际车主。但对方却一直不配合,后来他4次前往宝鸡,到车主家中反复做思想工作,甚至还自掏腰包为其充值电话费,才慢慢打动了车主的心。事情处理完,车主说:“你这个交警啊,真是执着,我服你了!”

  近期,在集中整治两三轮非法营运时,辖区一位困难群众带着一个智障孩子跑“摩的”,让刘耀伟和同事都觉得头疼。“管他吧,看着挺可怜,不管吧,又不符合工作要求。”为了让执法更有温度,面对这样的“违法群众”,他多半以教育为主,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,有时还给司机和孩子管饭,希望能从心底说服他。“执法不是罚款,而是纠正其错误行为。这些人有的也是可怜人,你要是只罚款,不讲情,最后可能会激化矛盾。”刘耀伟说。

  为全力迎接十四运,纬二街十字现在又担当着“一盔一带”示范岗的作用,在现场纠违时,刘耀伟还是以批评教育为主,多年工作经验告诉他,带着感情的“柔性执法”,有时候最能打动人心。

  我只是做了党员该做的事

  交警作为城市交通的保障者,似乎永远在路上。作为旅游城市,西安每逢节假日就会迎来大量游客,交通压力陡增。身为中队干部,每到节假日,刘耀伟都会安排外地同事先休假,他永远是最先顶在岗位上的那一人。

  从警20 多年,他只和家人一起守过一个除夕,起初面对家人的不理解,他总说:“咱家近,外地同事回家一趟不容易。”

  2020年初,疫情防控重要时刻,大量工作让中队警力捉襟见肘,老母亲体弱多病,他没有向组织提出困难;儿子不慎摔伤骨折,为了不影响他工作,妻子隐瞒了孩子病情。那段时间,刘耀伟驻守的长安路收费站第一个插上了党旗,建起了西安交警的第一个党员先锋岗。

  因为党员干部身先士卒,民警们也都卯足劲干。那段时间,特别累的时候, 他会站在党旗下看看,迎风飘扬的那抹鲜红,是他和同事们的加油站。

  疫情平稳后,刘耀伟才知道母亲的病情、孩子的病情以及妻子的压力与付出。他也知道自己对不起家人,想起这些也会哽咽流泪;但选择了警服,他说他首先要做的是“忠诚”。

  2020年9月15日晚,他在路口执勤时,突然感到眼部、面部不适,同事发现他口齿不清、嘴角流口水,立即送往医院检查。经诊断,他因过度劳累造成面部多处神经受损,连夜住院治疗。但十多天后,他就带着药重返岗位。 除了完成好本职工作,他还注重发挥传帮带作用,经常利用工作之余,带领民警实地观摩兄弟单位的好经验好做法,并结合实际分享自己的工作方法和经验。在他努力下,一大批民警、辅警成为本职岗位上的行家里手。而他这位“警营工匠好师傅”也成了大家的贴心人。

  20多年里,他在自己的岗位上迎过朝阳、披过星辰,感受过酷暑中的车流,也亲历过暴风雪后的中轴线……忙碌的十字街头,缓堵保畅的岗位上,马路是陪伴他时间最长的“家”,他却说:“我是一名老交警,只是做了党员该做的事。”

  文/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张佳 图/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张宇明